首页 > 农业电商

淘宝村里看电商:遍地同行的创新之困

时间:2015-11-21 | 来源:央广网

  其实,电商远不止网上销售那么简单。“生意没有以前好做”,是很多电商这两年的切身感受。恶性竞争、创新乏力,如今已经成为困扰各地淘宝村良性发展的绊脚石,成长的烦恼开始逐渐暴露。

  网商乔文兵创办的乔氏韩服,在江苏常熟言李村已经小有规模。谈起发家史,他直言不讳,是从盗图开始起来的。当时,盗网上销量最好的图片,大店一个爆款卖四五千件,他们把图拿过来,便宜一点,赚一点小钱。刚开始竞争的就是图片。衣服的质量、性价比,是看不到的。

  乔文兵2013年入行,已经开了2家网店,还创建了团队,尝试着走自己的路,增加产品附加值,却仍然逃脱不了行业内的恶性竞争。起家时他抄人家的爆款,现在他网店热卖的爆款,同样也被人抄袭。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非要靠盗图才能生存吗?残酷的行业现实,让不少刚起步的网商只能适应行业潜规则。

  常熟虞山镇言里村,全村60%人口从事电子商务。依托当地发达的服装设计、加工和物流优势,外地网商聚集速度迅猛。这样的增长速度,各地淘宝村都较为明显。

  广东普宁长春路网商张新宇说,他们这边淘宝前年应该不到一两百家,现在都一千家以上了,没有一个行业增长率那么高。

  同行多了,竞争自然激烈。拼图片,拼价格,行业内的恶性竞争多了起来。

  广东揭阳军埔村网商魏钟鸿说,比如现在哪些款比较好卖,所有人就都做这些款,只能把质量越来越低,价格降下来,到最后全部都是一些烂大街的货。

  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以服装为主打的淘宝村,其他行业的淘宝村也面临这样的现状。

  而一味压低价格,对不少网商来说,也已经难以为继,核心竞争在不断升级。网商沈宁在江苏常熟经营一家网店,主营纺织品,利润已直线下降。沈宁说,纯粹拼价格,在国内已经不行了。拼的太惨烈了,但仍然会有人去做。而低价已经没有什么优势,所以必须掌握产品的核心设计。

  淘宝村里越来越多的网商意识到,把产品搬上网就能赚钱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打价格战更是难以长久。

  今年的双11,全民网购狂欢的全网交易额再攀新高,突破千亿。却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浙江临安白牛村村委会主任公仲木说,搞促销搞活动,必须要降价,而且幅度还不会小。电商这一块利润空间小了,甚至保本经营都算好了。所以现在没有以前的干劲了,宁可少销一点,不愿意去亏本卖,越卖得多亏得多。

  困境摆在眼前,可是该如何突破这种困境呢?答案是创新。

  其实很多电商都知道,只有延长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才是销量稳居高位的核心竞争力。但是,由于受知识产权保护、电商人才匮乏等诸多因素影响,淘宝村始终创新乏力,这同时也制约着当地产业的转型升级。

  说起为创新做出的努力,返乡创业青年徐松心里一肚子委屈。他觉得不会有人创新的,创新付出了努力,到最后还是白费。

  2010年,他回到老家江苏睢宁东风村,办加工厂,在淘宝网上开店。一次被起诉专利侵权的遭遇,让他意识到,必须重视家具产品外观专利权的保护。

  在接受采访时,他委屈对记者吐槽,等我做火之后,他注册专利,然后说我侵权。这个东西是我们辛辛苦苦得来的,被别人注册成专利,那不是太投机取巧了吗?

  原来,徐松和工厂里的师傅精心设计的一款家具,在网络销售火爆之后,却被另一家公司注册了外观专利,然后禁止他们销售这款家具。

  受此教训,他用了7个月申请了店里所有在售家具的外观专利。却因此在村里遭受不少非议,被大伙质疑制约网商发展。

  他无奈的说,弄个扰乱社会秩序,阻碍农民发展。一个创新确实是凝聚一帮人的智慧,被别人几个小时就模仿去了,这个太不道德了。

  广东揭阳军埔村网商陈庆鸿,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做跨境电商的店主,他设计的服装款式新,用料好,却总是被别的商家模仿。用他们的图片,又仿他们的版,搞低质量,对陈庆鸿的影响很大。他的创新积极性也受到不小打击。

  他说自己去广州观察过,那边也是这样,自己这边好卖的那些款他们也是照着去做的。”

  在法不责众的市场环境下,创新的成本太高。而且对于小的网商来说,眼前的利益最重要,创新不见得就能给网店带来效益。创立品牌是共识,却很难成为现实。

  罗文斌是广州里仁洞村第一批淘宝拓荒者,在他看来,他们那里缺乏生产创意的土壤。他觉得原因是没有氛围,没有参考,也没有可以借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去摸索,所以很难在这片土壤中诞生出好的。

  而在浙江临安白牛村村委会主任公仲木眼里,创新乏力多少和当地的小农意识有关。公仲木告诉记者,现在几个大户以稳为主,不想去创新,原来赚的都放进口袋里了,原始积累都已经有了,就不愿意去冒险,大量投入,而且如果想创品牌的,必须还要垫资,请专业技术人才,不是想做就能做出来的。

  采访中,几乎每一个淘宝村在谈及当前的问题时,都把人才作为重要因素提了出来,缺乏专业的美工,缺乏专业的推广运营等等。

  临安市商务局商贸发展科科长叶立江说,最大的困难还是人才,因为现在城市无论是教育、医疗,还是相关的配套设施,都是比农村要强,所以在吸引人才方面,城市有它得天独厚的优势。

  作为创业跳板的淘宝村,成就了不少创业者,却很难留住他们。

  淘宝村即将迎来七年之痒,大浪淘沙,市场风云变幻,能否突破创新的天花板,将成为制约淘宝村发展壮大的关键要素。对很多人来说,淘宝村还算个新鲜事物。既然新兴,政府部门该帮扶多一些还是监管多一点?


评论(条)

三农致富经 | 关于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