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业资讯

鹧鸪王子丁华东

时间:2016-04-22 | 来源:华讯网

  大地乃至全国名声鹤起;他是一个80后青年,身价不菲却依然和工人一样忙碌于养殖车间。他是把农民专业合作社由家族企业过渡到股份制企业,并且把股份分配给养殖工人的第一个先例。也是他第一个在全国全面推行信用经济,即赊销扶持经营,在全国引起极大反响和效仿。他仅用了三年时间创造了一个从三万到三千万的养殖业传奇,他的珍禽养殖事迹先后被全国多家媒体报道,并获得“全国新农村致富带头人”等十余项殊荣。“给我一个支点,我要撬动整个世界。”这就是性格内向,但思想超前,在中国特种养殖业创立了众多“第一个”的丁华东。丁华东说过;“我们的鹧鸪养殖业才算刚刚起步,目标永远是不断壮大,不断创造下一个第一。”丁华东——山东单县大洋生物科技集团经理,珍禽大王鹧鸪火锅连锁店经理,野味食品禽蛋超市连锁店经理,华东禽业大洋鹧鸪专业合作社销售经理,在不同人的眼中描述各有不同。

  父母家人说;他是一个空想主义者。然而他把他的空想变成了理想和激情的实践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财富神话,一桩又一桩创业传奇。朋友熟人说;他是一个敢想敢干的闯家。说道做到,不成功便成仁,冒险坚持和特色养殖,赢得事业,赢得财富,成为同龄中的佼佼者。农民朋友说;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孩子。一个农民出身的丁华东,靠他的特色养殖业改变了千万农民的命运,迅速实现了他们脱贫致富的夙愿。加盟商说;背靠大树好乘凉,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三年来他带领他的石鸡鹧鸪特养兵团横扫中国大江南北,如星火燎原之势,迅速互联神州大地。外行人说;他是一个疯子,他总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三年时间,他把一个埋没10年的鹧鸪养殖业变成了一个大循环,他把未成熟的市场变成了创业的契机。成功与失败成为了他人生的一道风景线,然而不为人知的是,他曾经是一个背井离乡、一个连工作都找不到、一个徘徊于城市边沿的城奴型的流浪儿。

  农民的孩子 悲苦的童年

  80年代有一位老人在南海画了一个圈,从此中国的改革开放拉开了序幕,但不在圈中的山东单县依然贫穷。1980年的春天丁华东就出生在山东单县李田楼镇,一个贫穷的小村庄——丁新庄。母亲是农民,父亲是民办教师,身为长子,下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由于兄妹太多家境贫困,做好的饭菜父母从不舍得吃上一口,两个弟弟妹妹从来都是穿他剩下的,打补丁的旧衣服。为了能够让弟弟妹妹穿得好一点,他常常要求父母再给自己添加新衣服。然而他哪里知道,在那个温饱都成问题年代,这对于一个拥有五个孩子的家庭来说比登天还难。他常常看到母亲为此流下无奈的眼泪,那一年他8岁。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为了减轻父母的辛劳,懂事的他常常带着弟弟妹妹夏天去地里捡麦穗,冬天去捡给庄稼打药用过的瓶子换钱,来减轻整个家庭的重担。

  在他10岁那年,父亲由于整个家庭生活的困难,不得不辞掉了教师工作,收拾行囊加入了20年前的那一泼下海风。父亲这一走就是两年半,家庭的重担落在了母亲一个人身上,十几亩地靠母亲一个人干活,大妹妹辍学看管小妹妹,渐渐的弟弟也辍学了,只能供他一个人读书。在那时他时常在梦中看到那人生的大舞台在向父亲敞开,星光大道为父亲延伸的很远很远。生活就是这样,痛苦与憧憬交织的人生才会有希望。

  两年半后父亲回来了。农民仅靠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永远也走不出那片沼泽和漩涡。冒险与创业让父亲实现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改变了整个家庭,甚至改变了整个乡村,用新的观念和思想带领乡亲们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初生的牛犊 创业的失败

  生活不能靠别人,同样不能完全靠父母。出生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号角,毕业时又赶上了不再有铁饭碗的年代,19岁的他被98洪流冲醒了头脑,冲进了社会这所大学。他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毕业了找一份安稳踏实的工作,而是带着希望和梦想,选择了创业,去追赶中国经济发展的步伐。

  1999年,年仅19岁的丁华东带着从父亲和姑姑那里借来的5千块钱,来到河南的新乡,在开发区考察了太阳能的市场属于一个空白,于是租了两间房子干起了安装太阳能的生意。得益于地理优势,太阳能的生意异常红火,每天都有人参观购买。然而好景不长,一年后,八家太阳能专卖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这条街上,一碗饭被分成了九份。大资金大规模的介入使他第二年的生意已经不能维持正常的开支和生活,第一年赚的钱又赔进去。2000年末,丁华东结束了太阳能生意,收拾行囊坐上了回家的列车。春节刚过,他接到了一个中专同学从山西大同打来的邀约电话:“我在大同做服装生意很好,你过来吧,一起干。”然而来到大同以后,同事朋友并没有带他走进服装城,却走进了一个教堂一样的大讲堂。讲堂里人很多,神话般的创业致富故事和雷鸣般的掌声终于把他给惊醒,他明白自己走进了传销的黑窝点。很多人把自己父母多年来积累的血汉钱投入了这里,每天睡着火炕头,吃着水煮白菜,被传销冲昏了头脑,变成了投机工具。

  丁东华没有被冲昏头脑,也没有抱怨,他向在北京打工的妹妹借了3680元钱上交后迅速找机会逃离了传销窝点,甚至没有带上自己的行李就离开了山西大同,离开了那个希望和梦想破灭的地方。

  灰色的回忆 打工的生活

  经过两次失败的打击,丁华东没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往那个方向发展,只知道此时最需要的是有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而不至于流落街头。即使流落街头他再也不想再向家里要一分钱,不再乞讨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于是每天出去找工作也就成了自己的工作,终于在北京石景山区的一个饭店,找了一个服务员的差事,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客人端盘子、端碗、拖地、包括清理厕所。然而半年的辛苦换来的却是酒店老板的逃之夭夭,几十个人的工资没有了着落。眼看春节就要到了,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更不要说给父母寄一些过年的钱了。北京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却没有自己的位置,没有文凭,没有技术,没有关系,唯一能干的就是社会的最底层的苦和累。之后他又分别做过保安、快递员……辛苦程度可想而知。丁华东深深地意识到异乡漂泊、流浪,改变不了自己,也改变不了家庭。


评论(条)

三农致富经 | 关于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