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 致富经文稿

[致富经]我们在新西兰养绵羊 20190409

时间:2019-04-15 | 来源:央视网CCTV7

跟养牛相比,养羊的氮氧化物排放量要低20%,氮氧化物是大气的主要污染物,而且羊粪是一种有机肥,就地降解有利于肥沃土地,不像牛粪那样必须清理出草地。新西兰是一个非常重视环保的国家,他们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鼓励农户养殖奶绵羊。

新西兰皇家科学院科学家琳达:我们的研究指出,跟牛奶产业相比,绵羊奶产业对环境的影响更小,这是绵羊奶产业的一个主要卖点,因为现在的消费者要求越来越高,他们希望购买的产品,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少一些。

养殖奶绵羊既环保,市场上的绵羊奶又少,连新西兰政府都看好奶绵羊产业,上海布鲁威尔公司认为,这个选择还是对的。

2014年,这家中国公司想挑战一把,他们请了新西兰国内外一些知名的农业专家到农场,想看看专家们能不能帮她改良奶绵羊。谁知道看完那些羊以后,专家们的态度把这家中国公司刚刚燃起来的希望又扑灭了。

 

公司董事长陈良:看完了以后大家都傻眼了,我感受最深的,当时一些科学家告诉我们的翻译,他们说我现在是这个年龄,如果我接受这个挑战,可能我活到一百岁也看不到成果。

新西兰人曾经用新西兰本地的奶绵羊进行杂交,希望能提高产奶量,可是新西兰本地的奶绵羊都退化了,而新西兰又不允许进口活体绵羊,所以提高本地奶绵羊的试验一直没什么进展。

[致富经]我们在新西兰养绵羊 20190409

新西兰瓦伊图克库拉图牧场场主 威廉:我们之前的奶绵羊基因来源非常有限,因为所有的奶绵羊基因都是来自于同一个基因池。

3个月以后,这位叫杰克的基因专家给上海布鲁威尔公司的总经理党滨兰打来了电话,杰克曾经到这家中国公司的农场看过,他告诉党滨兰,要想提高奶绵羊的产奶量,必须从全世界引进优秀的奶绵羊基因,对新西兰本地的奶绵羊进行品种改良。

所谓品种改良,其实就是用不同的奶绵羊进行杂交,综合各方的优势,从而培育出优秀的奶绵羊品种。比如这只羊的优点是健壮,另一只羊的优点是产奶量高,那么它们杂交以后,就可能生下既健壮,产奶量又高的后代,这样不断地优中选优,直到获得理想的羊。

杰克是国际上一名权威的基因专家,曾经获得全球年度工业人士大奖。杰克的话又点燃了这家中国公司的希望,他们聘请杰克等人改良新西兰的奶绵羊。

公司总经理党滨兰:就是有的时候,人就是比较喜欢挑战这个新的事物,就觉得这个事情既然能有解,那很好,然后听专家讲将来能达到我们想要的规模,只不过你前期需要投入,需要时间,我觉得我们不是急功近利的人,应该是有一些耐心,可以等一等。

荷兰基因专家杰克:她代表市场,我们代表产品,这就是我们需要的,需要在产品和市场以及营销之间建立一种联姻。

记者:你说是联姻?

杰克:是的,这就是联姻。

但这次联姻的小船可能说翻就翻。内行的人都知道,品种改良是一件漫长而且充满风险的事情,很少有企业敢去碰它。当时这家中国公司从没有接触过品种改良,完全不知道品种改良的水到底有多深。

新西兰不允许从海外进口活羊,在杰克的建议下,他们有目的地进口一些绵羊的精液和胚胎。

到2016年,这家中国公司累计投入了1.8亿元,资金一度非常紧张。在品种改良中,最烧钱的是杀掉那些不符合要求的羊,每一只羊成本高达3000元。

前后有3万多只不符合要求的羊被杀掉。光杀掉的羊,这家中国公司就付出了九千多万元。

2016年,一个人的出现,给这家中国公司带来了转机。

桂国杰是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2016年,桂国杰前往新西兰,考察了上海布鲁威尔公司的农场。

[致富经]我们在新西兰养绵羊 20190409

桂国杰:她这个公司尽管很小,刚刚开始出产品,但她已经到了羊乳业资源性的源头上,这个我感到很多做企业的做不到,你很难找到,一样东西你能在源头上控制资源。

桂国杰看好绵羊奶的市场前景,也觉得这家中国企业敢于走出去,是“一带一路”的践行者,这让桂国杰非常佩服。

桂国杰:把这个项目做好,实际上对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以及丰富我们国内的食品安全,我感到是非常好的一个事情,同时又是个生意,并不是说仅仅是为了做公益去做这个事情,它完全和生意是结合起来的。

桂国杰投入1.1亿元入股,这解决了上海布鲁威尔公司的燃眉之急。

 

2018年,经过四年的基因改良,党滨兰培育出了第五代奶绵羊。原来新西兰的奶绵羊平均年产奶量一只只有70升,而党滨兰的奶绵羊却可以达到400升。效益是以前的五倍。

这些羊每天走的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偌大的农场看不到一条水泥路。其实这跟新西兰人的观念有关。

[致富经]我们在新西兰养绵羊 20190409

公司董事长陈良:我们来了之后,本来想铺一条水泥路,或者铺一条沥青路,但是大家都会反对,为什么,首先这是有污染的,要环保,如果要铺,都要向政府申请,要备案,一旦备案,那你这是属于有污染的土地了。

每一个环节都杜绝污染。挤奶和加工奶粉也都是自动化操作。

加工好的奶粉,一部分留在新西兰本地销售,一部分运回中国。

在上海,这家公司给奶粉定价一斤880元。很多消费者并不了解绵羊奶,产品该如何销售呢?

在上海,这家公司主要用举办酒会的方式推广他们的羊奶。把一些上海市民请到现场品尝羊奶。通过这种推广方式,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了羊奶粉。

记者:这一包(25克)得合多少钱,有没有算过?

消费者:大概40多元钱,一天要花40多元钱。

消费者:还可以吧,一个月也就花一千多元钱,现在条件都好了,你懂的。

2018年,通过高端超市和网店,这家中国公司销售额超过了5000万元。


评论(条)

三农致富经 | 关于 | 投稿